國內外案例

全世界有超過1500個城市和機構推動參與式預算,以下列出幾個具代表性的國內外案例,提供大家參考。

一、國外案例:

參與式預算在全球各地有各式各樣不同的實踐模式。一般說來,我們可以區分三種模式。第一種類型,由市民來討論、決定「全市範圍、不限特定用途」的部份預算,如巴西愉港;第二種模式,決定的是「全市範圍、限於特定主題」的公共資源,如波士頓的青年參與式預算;第三種模式,則是芝加哥和紐約代表的是第三種模式[1],由社區居民來決定該如何使用,是非全市性的,「以特定地區為範圍」的參與模式,如芝加哥和紐約市議員以補助款來進行參與式預算。第三種模式對本計劃實施社區層次的參與式預算具有啟示性,因此要花些篇幅來介紹實施程序。

美國第一個參與式預算,於2009年,誕生於芝加哥。芝加哥市有「議員補助款」(Aldermanic Menu Program)的預算制度。市長每年編列一筆錢給每位選區的議員作為地方建設之用,在2010到2012年度,這筆補助款的額度是132萬美元。補助款只能用於資本支出來改善基礎設施,除了用途的規定之外,這筆錢要怎麼用,完全由議員自行決定。很多人批評這筆錢是議員用來綁樁,照顧支持者,鼓勵侍從主義和貪腐。2007年,第49選區的市議員Joe Moore 參加一場工作坊,接觸到參與式預算的理念,決定改變傳統作法,在他的選區辦理參與式預算。他說:「我相信49區的住民,只要有時間、資訊和支持的話,一定能決定錢怎麼用對我們的鄰里社區才是最好的。」(Stewart,et. al., 2014:210)

紐約市和芝加哥一樣,也有「議員補助款」的預算制度;每位市議員,每年可以支配大約一百萬美元的地方建設預算。有四位市議員,受到參與式預算理念的吸引,於是和許多社區組織和非營利機構形成聯盟,於2012年,一起在四個選區舉辦參與式預算[2]。第一年的成功經驗引起注意,隔年,其他四個選區的市議員也投入推動參與式預算。到了2014年,紐約市議會的議長Melissa Mark-Viverito宣布[3],在2014-15年度,紐約市舉辦參與式預算的選區,將擴展到24個,預算金額共達2千5百萬美元。

芝加哥和紐約市進行參與式預算的程序步驟非常相似,以下僅以芝加哥的例子來說明。芝加哥49選區所舉辦的參與式預算的過程,也經歷四個階段。首先是舉辦鄰里住民大會(Neighborhood Assembly)。實行的第一年(2009-2010),總共利用兩個月的時間,在整個選區不同的地方,舉辦了九場住民大會。選區裡所有的住民都歡迎參加住民大會。在大會中,主辦單位向參與者介紹參與式預算的基本理念,以及補助款的性質與用途,請參與者提出想法來討論怎麼使用這筆款項。參與者在會中進行腦力激盪,討論他們社區的問題,對如何改善社區的基礎設施,分享他們的看法。大會結束前,參與者選舉社區代表,負責第二階段的規劃工作。只要是在選區內居住、工作、開業、求學,或有小孩在這裡念書的,都有資格被推選為社區代表。

住民大會所選出的60位社區代表,分成五個委員會:藝術與創新、公園與環境、交通與公共安全、街道,和運輸。在每個委員會中,社區代表的任務是要把住民大會提出的意見,轉化為具體的計畫方案,這是冗長的學習和討論的過程。社區代表在形成計畫時,雖是以住民大會參與者提出的建議為起點,但同時也貢獻自己的想法,評估社區的需求,與專家和市政人員會面,了解計畫的可行性。

預算計畫初步形成後,社區代表回到各個社區,公開展覽計畫,向住民說明計畫內容,聽取回饋意見,修正計畫,最後擬定候選方案。經過長達四個月的工作,社區代表總共提出了36個預算候選方案,然後進入參與過程的第三階段:投票。選區內所有十六歲以上(比選舉年齡低兩歲)的住民,無論法律地位(包括非法移民),都可以投票。每人每張選票最多可以投6個方案。得票最多的14個計畫,成本合計共約130萬美元,中選為預算項目。議員根據投票結果將預算項目提交給市政府,市府依照一般預算程序通過後,這14個計畫便可執行。

[1]舊金山的模式似乎與芝加哥與紐約相近,但預算規模很小,三個選區每個選區僅10萬美元,而且只進行過一次,相關資料非常欠缺,本文將不討論。有限的資訊請見:http://www.sfpb.net

[2]參考 A People’s Guide: A Research and Evaluation Report on the Pilot Year of Participatory Budgeting in New York City. Pp9-10。

[3]她是2012年在紐約市最早推動參與式預算的四位市議員之一。

二、台灣案例:

2015年一月,台灣實施第一場參與式預算。這場參與式預算是由青平台主辦,台大社會系和北投社區大學協辦,本計劃主持人台大社會系副教授林國明、教授陳東升協助規劃,以北投社區大學所在地附近社區居民為參與對象。實施的程序,是參與前述芝加哥和紐約市的經驗,並考量台灣本地社區的特殊性,做了一些修正。實施步驟如下。

  1. 公民大會:由於社區範圍小,加上預算成本有限,北投社區型參與式預算只舉辦一場公民大會,不像芝加哥和紐約,在不同社區、不同時間舉辦多場住民會議。在住民大會中,先由專家介紹參與式預算的相關資訊,然後,參與的公民,分成四個小組,每組在兩名經過培訓的志工主持下,針對社區需求,提出預算方案的想法。每個小組提出三個預算方案,十二個預算經過參與公民投票排序,選出八個方案作為候選方案,包括「友善步道、彩繪北投」、「青少年課餘學習平台」、「北投特殊地質調查導覽」、「老人伴日托」、社大造景計畫」、「行動那卡西」、「創意門牌製作」和「愛走動,愛相隨—老人陪伴計畫」。這八個方案將做進一步規劃。
  2. 方案規劃:考量到參與式預算首度實施,公民參與方案規劃的能力和時間都受到限制,因此,在方案規劃方面,並沒有像紐約和芝加哥市那樣,由住民(公民)大會中選舉代表來做具體規劃,而是由仿效波士頓青年參與式預算的作法(林國明2014),由志工來做方案規劃。志工協助公民大會提出方案的提案人,一起將初步想法轉化為具體的預算方案。公民大會的主持志工,以及協助方案規劃的志工,都經過培訓,了解參與式預算的原則與程序。
  3. 方案展覽與投票:同樣是社區規模與預算成本的考慮,北投社區型參與式預算是將方案展覽和投票合併進行。投票活動是在新民國中活動中心進行,現場有八個候選方案的海報展覽。除了靜態的展覽,志工或方案提案人,像參與投票的公民報告預算方案的目標、內容和預期效益。每個方案報告之後,進行意見交換。所有方案的說明與討論進行完畢之後,進行投票。總共有174位公民參與投票,得票最高的是「友善步道、彩繪北投」、「社大造景計畫」和「行動那卡西」三個方案,各獲得十萬元的經費補助。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