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認識參與式預算】單元一:什麼是參與式預算?

自從1989年,由巴西愉港首開先例以來,目前全世界已經有超過1500個城市、社區和機構進行過參與式預算,甚至聯合國和世界銀行等國際組織也大力推動參與式預算,認為這是最佳的民主實踐。

參與式預算指的是:「由人民來決定一部份公共預算的支出。住民和社區所有群體的代表,共同討論預算計畫,提出方案,並且投票決定支出的優先順序」。傳統的預算是由政治官員、民意代表來做決定,參與式預算則把預算分配的權力交給人民,由人民自己決定公家的錢要怎麼花。不過,人民所要討論和決定的,只是一部分的公共預算,大部分的公共預算還是透過非公共參與的模式,由傳統權力決策結構來決定。

參與式預算有幾個核心的原則:包容、審議、決定,與社會正義。

核心原則

  1. 包容:參與式預算應該盡可能地鼓勵廣泛的公眾參與,尤其是在既有權力結構體系下無法發聲的群體,必須讓他們有機會可以來討論、決定公共資源的使用。操作程序的設計,應該盡量促成更具包容性的參與。例如,鄰里社區的住民大會和投票,應採開放式的參與,只要符合特定資格(如當地居民)都可以參加。對於邊緣的弱勢群體,應該透過社區組織進行接觸、動員,鼓勵他們站出來發聲。
  2. 審議:參與式預算鼓勵公眾透過說理、學習、溝通和討論的過程,來參與公共預算的決定。在鄰里社區的住民會議、形成預算方案,方案展覽和投票決定的各個階段,參與的公眾提出他們的想法,說明理由,向他人解釋為什麼主張把公共資源用在特定的方案,也和其他公民、政府官員、專家、社區組織者和社運份子對話,聆聽他人的想法,學習預算與公共財政的相關議題、發掘社區的問題、了解其他群體的需求、反省集體的需要。
  3. 決定:參與式預算賦予一般民眾能夠決定公共支出優先順序的權力。不過,參與式預算賦予人民的決策權力,仍須與傳統的行政—議會決策結構相接合。政治菁英將他們權限範圍內可以自行決定如何支配公共資源的權力,交給人民,並基於政治責任的原理,接受人民的決定。但是,預算科目的用途、經費的撥用與方案的執行,仍須依照既有預算程序的規定進行。
  4. 社會正義:參與式預算一開始在巴西愉港進行實驗之時,帶者強烈的社會改革色彩,追求重分配的社會正義,希望能將公共資源導向於貧窮地區。全球實施參與式預算的案例,不見得都會把社會正義作為目標。但是,參與式預算在運作程序的原則上,例如包容、審議與決定,其實隱含著推動社會正義的目標。包容的原則,強調弱勢的、邊緣的群體,必須納入參與的過程,就是希望最需要公共資源挹注的人群,他們的聲音能夠被聽到。審議的原則,讓人們聽到不同的聲音,能夠有同理心,了解他人,尤其是弱勢者的處境和需求,而從公益取向和社會正義的原則來審視資源分配的正當性。決定的原則,讓關切社會正義的聲音,成為力量,帶來變革。參與式預算的推動,其實就假定必須改變傳統權力結構分配預算的模式,促成廣泛的參與、鼓勵不同聲音的對話,賦予人民決定權力,才能讓公共資源的分配照顧弱勢群體,使境況較佳的人因而受益。

根據上述原則來推動參與式預算,能夠帶來哪些效果呢? 我們能夠賦予民主嶄新的意義,鼓勵更為廣泛的公民參與;藉由賦予人們對於決策過程發聲的權力,提升人們對於公共事務的關心;培養更多的社區領導者和更為積極的公民;強化政府、組織和住民間的關係;促成更為透明、更加公平和更有效率的預算編列與執行等。

【認識參與式預算】單元二:參與式預算的操作程序

【認識參與式預算】單元三:參與式預算的國際案例與台灣經驗

廣告